文化大数据 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让乡村旅游更好助力乡村振兴

2019年6月10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admin
【内容分类】 文旅改革
【内容摘要】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总要求是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乡村旅游利用乡村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把农耕活动与休闲农业、传统农业文明与现代乡土文化有机结合起来,能够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推动乡村生产、生活、生态三位一体发展,从而有力推动乡村振兴。更好发挥乡村旅游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作用,亟须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促进乡村旅游提质增效。

【标签】 乡村振兴 旅游 改革
【正文】

【热点回顾】
 
大力推动贵州民族村寨旅游产业开发

1991年,贵州率先在全国提出“旅游扶贫”的理念;各省份相继发展起民族村寨旅游。新的历史时期,国家从发展的战略高度提出将民族村寨保护与文旅产业开发相结合。在2016年国务院制定的“十三五”规划中,将民族村寨旅游开发提升到回应脱贫攻坚、优化产业布局、实现少数民族共同富裕等一系列时代发展命题的高度。推进实践,针对旅游开发和民族文化非遗保护之间的矛盾,从社会学、民俗学和法学统一的视角,依靠经济法治建设举措来整合力量、创新方法,才能最大发挥民族村寨旅游开发对贵州社会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

实践中,贵州民族村寨旅游开发的主体,有政府、企业、抑或当地居民组成的社区三种。第一种,政府主导模式。如西江苗寨的开发,当地政府通过建立旅游公司利用掌握的景区、土地、道路等资源让市场付费,迅速打造市场、提升市场规模。第二种,企业开发的模式。由于开发前期投资大、资金瓶颈高,企业难免会根据市场喜好筛选开发项目,致使所开发的市场规模有限。第三种,社区自主开发模式。如黔东南朗德上寨,农户之间采取自发的“工分制”合作机制。在当地人眼中对接市场、产生经济收益最直接的农家乐,受制于个体房屋、资金和技能不足,市场规模难以在社区成员既有的经济资源禀赋上做大。

当前,我国已步入“新时代”的历史论断,深入思考“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政府的职能定位直接关系市场主体的经济自由、经济收益和竞争能力。而政府非遗保护的公共职能,在《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规定了“以引导、调解和保护为原则,以法律、经济和宣教为手段,达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传承的目的”。笔者认为,改革任务、理论研究和国际条约,已为发展民族村寨旅游的政府职能转变,助力地方社会经济发展,提供了指引。

民族村寨所在地的基层政府,应该实现职能转型,做好市场所需的资源和信息共享公共服务。

基层政府应“退出民族村寨的开发竞争市场、摒弃不珍视民族文化内涵而追求经济利益和政绩的短视行为”,即“不与民争利”,而要培育市场,为本地区的文旅产业开发做好引导。要普查本地区可以开发的民族村寨资源。计划引导。要制定民族村寨资源参与市场的基本计划,如包括哪些民俗活动,以及民俗活动所需要利用的服装、物品和器具,传统文化技艺的直接产品等,以明确可以开发的文旅产业链。信息引导。信息是对接市场供求的重要资源。政府要积极整合各类市场资源,向进行制品生产、加工的工商业和初级农产品的传统生态产业,充分传递民俗活动的信息。

省级政府层面,应该进行政策助推,做好文化政策和产业政策结合,激发市场主体活力。

在文化政策上,大力建设公共文化、传承民族文化的同时聚拢市场人气。

宣传民族文化。文化宣传部门要贯彻贵州文化生态兴省战略,大力利用宣传媒介,扎根国家级各类宣传平台,做好民族文化资源保护的宣传。做好宣传工作,聚拢市场人气以提升民族村寨旅游开发市场价值,这样引导市场资源投入,发展起以景区开发、私营民宿业为基础的观光业,以当地居民为主体的租车和民族特色小吃等服务业和制品产业等。

组织民族文化竞赛和交流。可以在省级层面统筹地方文化资源,进行跨地区的定期民族文化竞赛评比活动,激励各地民族文化传承的竞争意识。组织赛事需要解决经费瓶颈问题,短期可以使用非遗保护的财政专项。不过,从长期来看,民族文化宣传和竞赛组织工作的核心,是要立足民族文化传承的真实性、专业识别进行文化推广,专业和持续的活动需要大量的运行资金,开源是关键。对此,可以借鉴日本,成立由政府指定的专业民间推广组织,由该民间组织执行常态化的事务工作,运行经费采用财政补助金,向航空、铁路、高速公路、自行车等行业协会和有关社会团体募集资金,以及接受捐赠等多种方式筹措。

在产业政策上,制定地方统一的文旅产业法治,以多管齐下的产业政策为引领,做好观光业以及与之相关的工商业和农业产业等文旅产业链的培育和支持。

对于贵州发达的少数民族观光业发展而言,政府要主导介入、大力调解民宿业私营主体、民族村寨开发主体和地方自来水、电力等公用企业的利益诉求,发展民族落后地区的水电基础设施建设,解决公共资源饱和的市场瓶颈问题。

对于生产企业而言,通过税收优惠、产品补贴等方式动态实现最优的市场规模,激发生产商热情。

针对所有的市场竞争主体在竞争发展中的资金瓶颈问题,可以采取财政资金提供保险的方式帮助实现向银行的担保贷款。

贵州民族村寨旅游开发,需要地方政府完善地方经济法治思维,建构地方特色发展模式,将政府公共职能聚焦于培育地方竞争市场,在发展规划、文化建设、基础设施建设、产业税收补贴、融资担保等方面不断完善法治供给,以形成利用少数民族传统民俗文化资源以发展文旅产业和地域特色经济的社会潮流,通过市场机制作用不断扩大地方文旅市场,可有力推动我省文旅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以上来源:贵州日报,2019-03-28)

“青山”变“金山”,乡村旅游为贫困户带来新“钱途”

“在外飘着心里总也不踏实,还是回来好。”四川省巴中市长滩河村村民孙燕华一边刷碗一边笑着对记者说着,这两年农家乐的生意越来越好,她的收入也水涨船高。

孙燕华今年46岁,21岁时为了生计外出打工,4年前听说家乡开始改善环境、发展产业,还把老旧土坯房进行了整体改造,她便迫不及待从宁波回到了家乡。

长滩河村的改变离不开对环境的治理、基础设施的改善和产业的布局发展。山青了、水秀了、游客多了,像孙燕华一样回乡工作、创业的人在长滩河村也越来越多。2017年,长滩河村实现了整村脱贫退出。

有了“梧桐树”,引回“金凤凰”

2016年的一天,在宁波打工的孙燕华接到了村支书打来的电话。“现在咱们村路修好了、环境变好了、产业也搭起来了,希望你回来建设家乡。”

起初,孙燕华对村支书的话将信将疑。“当年家里穷的一天都吃不了一顿饱饭,只有一件冬天棉衣,家人只能轮换着出门。”在她的印象里,家乡从来都是常年阴冷漏雨的土坯房、泥泞的土路、满地的垃圾和贫瘠的土地。也正是因为贫穷闭塞,她和爱人才最终决定走出大山,到外面闯荡。

有人走出去,有人走进来。2016年,长滩河村第一书记李润生走马上任。“进村的土路非常窄,对头两辆车都无法错车,从巴中市到村里走了3个多小时。”他说,那个时候全村最“现代化”的设施就是村部前3米长的水泥路。

为了实现脱贫,最近几年,长滩河村在通村硬化路、安全饮水、异地搬迁等方面多点发力,拆除危旧土坯房212套,复垦耕地235亩;完善水、电、路及公共服务配套。“当年我离开村子去外面打工,从村口坐车到镇上,翻了两座大山,走了一天路。”孙燕华回忆到,现在回乡坐着小汽车20分钟就到了。

有了“梧桐树”,才能引来“金凤凰”。生活、基础设施环境的改善,也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能。家乡翻天覆地的变化传到了遍布在全国各地的长滩河村村民的耳中,越来越多在外打工的人选择返乡创业、回乡工作。

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

长滩河村进村后第一户便是孙燕华的“孙大姐农家乐”,这家刚刚开业两年的店面,在生意好时一天可以接待40桌客人,月收入达两万元。“开饭店比在外面打工赚得多,不忙时还能去村里的果园帮忙干零活儿,按小时付工钱。”已经脱贫的她笑着对记者说。

“听说长滩河的生态好、空气清新,所以休假带着家人来享受几天慢生活。”杜云一家四口特地从巴中市来到这里,“平时都是高楼大厦,想带着孩子们接触一下大自然。”记者走访的几天中,像杜云一家节假日来长滩河村的游客很多,赏花、采摘等各种项目和农家饭菜深受城市人的喜爱。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背靠化成湖和天马山两个4A级景区,长滩河村采用“公司+专合社”的模式,组建伊甸假日乡村旅游专业合作社,对整个村进行整体规划。

“我们种植了几百亩的桃树和梨树,春季可以赏花、秋季可以摘果,果实还可以销售。”李润生告诉记者,每年3月桃花盛开的时候,长滩河村都会举办“桃花节”,期间每天都有几万人来观赏拍照,以此带动的第三产业正在迅猛发展,成为村民脱贫致富的新路径。

(以上来源:央广网,2019-05-27)

海南:做好“旅游”文章 脱贫路上天地宽

已经连续成功举办六届的海南乡村旅游文化节,第七届即将于5月31日在保亭县开幕,更为丰富和多样的主题活动将在本届活动中推出。作为乡村旅游文化节的主办方,省旅游和文化广电体育厅表示,通过发展乡村旅游,能够让旅游发展惠及更多海南乡亲。而“旅游+扶贫”也成为海南扶贫亮点,越来越多的海南乡亲通过旅游脱贫致富。在全域旅游建设大背景下,未来海南省还将进一步加强乡村旅游发展。

景区多种方式带动农户脱贫

据了解,2018年以来,海南以实施乡村旅游扶贫和开展精准帮扶为主要路径,深入挖掘贫困地区乡村旅游发展潜力,因地制宜发展乡村旅游,旅游扶贫开发工作成效凸显。“旅游+扶贫”新模式也成为海南扶贫主要手段之一。海南省围绕可持续脱贫发力,通过景区带村、民宿兴村、能人带户等模式,采取旅游产业招商、旅游定向就业、设置旅游扶贫销售点、打造旅游扶贫商品、开展旅游消费扶贫、举办乡村旅游培训、旅游扶贫线路宣传推广等多种方式,带动贫困群众不仅在家门口实现再就业,还能在家门口发展土特产与手工制品销售、乡村民宿、农家乐等旅游产业。

海口火山口公园自2016年就开展了爱心扶贫集市,汇集附近各镇农户进行优质农产品和农副产品的展销。“销售的收入全部由农户所得,公园会提供场地和水电方便,农户只需要准备好农产品即可向游客销售。这种做法是考虑到农户运输的不便,可以降低农户运营成本。”公园负责人说,火山口公园也会向农户长期采购特色农产品,让前来的游客也能当时当地品尝到农家的美味。

今年刚刚退出国定贫困县的保亭县,辖区内两家国家5A级景区成为带动当地百姓脱贫致富的龙头。在槟榔谷景区惠农街上,穿戴黎族服饰的甘什村村民热情地向经过摊位的客人推荐自家“好货”,菠萝、椰子、香蕉、烤肉等美食香气四溢,椰壳包、黎苗挂饰、陶笛等手工制品精巧美观。保亭县甘什村村民黄小梅夫妇5年前在惠民街上尝试做生意,售卖自家种植生产的水果。黄小梅说:“2013年以前,在家务农种田一年的收入才1万多元;2013年之后,在景区内经营商铺年均收入能超过5万元,日子越过越好!”

在保亭呀诺达雨林文化旅游区,也采取多种方式帮助农民脱贫致富。

多数景区将设农产品销售专区

在海南茶叶产地——五指山和白沙,“小小叶片”也带动着当地村民走向脱贫致富道路。位于白沙黎族自治县的五里路茶叶合作社带领茶园周边153户黎族茶农共同种植有机茶,并提供工作机会,逐步带动周边贫困户脱贫。五指山市什会村村民符莲娟在五指山妙自然茶业有限公司的带动下,从2014年起种植“雨林紫鹃”红茶,如今卖茶收入达7000多元,随着茶叶逐年增产,收入还将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海南通过实施“乡村旅游后备箱工程”,积极拓展农副土特产品销售渠道也获得市场肯定。截至2018年底,海南全省乡村旅游重点村中已建成电商服务站58个,农副土特产品商店167个。“海南礼物”旅游商品平台21家实体店铺全部设立旅游扶贫专柜售卖旅游扶贫商品。

有了质优价美的好产品,贫困群众何愁销路?据悉,今后海南3A级以上旅游景区、旅游小镇、3椰级以上乡村旅游点、海南礼物专卖店都将设立海南绿色农产品和旅游商品销售专区。除此以外,海南旅游企业还将和100个旅游扶贫示范村开展结对帮扶,引导旅游商品企业建立旅游扶贫商品生产和加工基地。

而在即将开幕的第七届海南乡村旅游文化节上,乡村旅游图片展、美食节、博览会、招商会将围绕乡村农副产品、旅游产品、旅游商品进行重点展示和推介促销,推动旅游消费扶贫,让更多乡亲分享海南旅游发展红利,助力旅游精准扶贫。

(以上来源:人民网,2019-05-29)

【数据分析】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指出农业农村农民问题是当前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新时代的乡村旅游不仅能够推动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而且有利于构建宜居的农村环境,弱化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为进一步推进乡村旅游的发展,助推乡村振兴战略,可以从以下几方面出发:

一、加强信息化建设

进入21世纪的信息时代,在乡村旅游产业的互联网+、电商带动农产品及旅游宣传的建设工作中落实好具体的发展模式和发展理念。加强信息技术和旅游产业发展结构相融合,在这个过程中实现最大化的信息化建设,提高旅游产业的发展效率,提高服务水平,这是新时代乡村旅游产业发展结构优化的重要保障。

二、提高生态效益

乡村旅游产业的发展,要坚持处理好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关系。满足广大人民群众对于物质文化的需求,提高工作的规范性和科学性,把生态文明建设作为最重要的目标,满足生态发展的实际要求,提高农村旅游业资源的利用率,从而为生态保护工作预留更多的空间。

三、重视项目建设

在新时代乡村旅游产业发展过程中,必须要重视土地资源和政策的关系,在重点旅游项目方面对于土地的供给需要一定的优惠政策,可能避免工程建设中出现阻碍。处理好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并存发展,更好的迎合新时代旅游行业的发展。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