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数据 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保护古村落留住我们的乡愁

2019年6月4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admin
【内容分类】 文化治理
【内容摘要】

古村落是指村落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传统资源,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应予以保护的村落。传统村落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是农耕文明不可再生的文化遗产;它凝聚着中华民族精神,是维系华夏子孙文化认同的纽带;它保留着民族文化的多样性,是繁荣发展民族文化的根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古村落的保护与利用是重要依托之一。

【标签】 古村落 保护 乡愁
【正文】

【热点回顾】

“江南规矩第一村”华堂古村:70年的变与不变

5月,已是骄阳似火。沿着王羲之曾经的归隐足迹,跨越数百里路,便从繁华都市踏入“桃花源之地”——浙江省绍兴市嵊州市金庭镇华堂村。

华堂村系书圣王羲之归隐地。1600多年来,王羲之后裔在此聚族而居,既传承着书圣精神,也见证了古村落的变迁。

步入老村,映入眼帘的是24字家训:上治下治,敬宗睦族;执事有恪,厥功为懋;敦厚退让,积善余庆。沿着鹅卵石小道,便进入古风沛然的王羲之家训综合馆,乐善好施、勤学不辍、风清气正的故事传递着家训的“前世与今生”。

华堂村村民、王羲之第五十一代孙王才林是全国自强与助残模范。30年如一日,王才林精心护理非亲非眷、因公致残的瘫痪村民,使其安然地度过了30个春秋。

“24个字虽简短,但足够有力。”华堂村委主任王春东也是王羲之后裔,他带着乡音说,王氏后裔总结立下的质朴家风,其实就是告诉村民为人处世要坚守应有的准则。

继续迈步乡间小道,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王氏宗祠惹眼球,庄严典雅又独具江南建筑风格。宗祠旁,一条人工水渠“九曲水圳”见证了村庄的变迁。500年前,为便利村民用水,王羲之三十六世孙王琼之妻石氏变卖首饰与嫁妆,从村外平溪江引入清水,筑起了这条总长357米的水圳。

“村民们遵守分时段、分功能用水的公约,并自发衍生出‘左邻监督右舍、下游监督上游、下午监督上午’的监督文化。”水圳流经的第一户人家,耄耋老人王伯江娓娓道来,纵使华堂村民数量超6000人,但这条水圳清流如故。

一规一矩之下,一厘一毫之间,华堂村世世代代子孙都秉承先祖遗训。嵊州市金庭镇纪委书记、监察办主任王国良介绍,多年来,华堂走出了120余位政府官员,无一人因贪腐罢官。

烈日当空,却清风习习。凭着千年不灭的一股清气,今日的华堂村被赞誉为“江南规矩第一村”。百余座老台门、数百米九曲水圳、数千米鹅卵石街巷……一景一致,映射着千年老村的昔日辉映,也显露出美丽乡村的今朝百态。

“不变的是家风家训对后辈的影响,变的是古村落的风貌与业态。”望着华堂村一景一物,王春东笃定道。

经过近1700年的积淀,华堂村保留了一大批古建民居。1995年始,华堂村正式启动古村落的保护开发工程,修缮受损、老化的老台门;2013年至今,当地政府下拨约5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完善古村落的硬件配套。

在留住千年古村的岁月痕迹之时,华堂村亦不忘因地制宜兴产业。

凭借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当年王羲之钟情的这片山水成为了如今村民增收致富的风水宝地。“我们有8500多亩桃形李,依靠水果经济和花木经济,村集体经济一年的收益超过5000万元。”王春东自豪道。

在美丽乡村建设、文化旅游融合大背景下,幽静古村再次迎来“蝶变”机遇。王国良说,自古以来,华堂村民风淳朴、和谐向善,“和、孝、规、学、义”的千年家学使村民独具海纳百川的胸襟,也逐渐促成“古村灯火辉煌,游人如织”的新气象。

鸟瞰华堂村,错落有致的房屋朝气蓬勃。王伯江的300年古宅内,书法字幅贴满老旧四壁,院子里,一棵高出屋顶的枣树迎风轻摇,“这棵老枣树,挺拔70年了。”

(以上来源:中国新闻网,2019-05-27)

沂蒙古村变身“红莱坞”

时值初夏,位于沂南县马牧池乡常山庄村的沂蒙红色影视基地热闹非凡,描写山东军民英勇抗战的30集电视剧《齐鲁儿女》等4部红色影视剧,正在这里火热拍摄。2008年建成以来,这里已拍摄了《沂蒙》《斗牛》《红高粱》《铁道飞虎》等400多部影视剧,被誉为“红莱坞”。

在常山庄村拍摄的影视剧及导演、演员屡屡斩获大奖。电视剧《沂蒙》和《红高粱》分别获得了“金鹰奖”“飞天奖”“白玉兰奖”等多项大奖。《沂蒙六姐妹》《永不磨灭的番号》《青岛往事》获得电影“华表奖”、电视剧“白玉兰奖”“华鼎奖”和国家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电影《斗牛》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著名演员黄渤凭借此片中的出色表演获得“金马”影帝。

常山庄村始建于明朝洪武年间,有着600年的历史,保存比较完好的传统民居多达367座。上百年过去了,今天的常山庄村仍保留着古朴的村落、幽深的石板巷、石板桥以及残破的老石屋、茅草屋,站在村街望去,就像一座开放的民居博物馆。根据影视剧拍摄需要,古村对古院落进行了保护性修缮,同时,新建、改建、修复了供拍摄红色影视剧专用的炮楼、戏台、古道、城门、围墙、古庙等。

为拓宽影视剧拍摄功能和范围,常山庄村建成了功能齐全、能够拍摄年代剧的古县城,吸引了不少影视剧组前来拍摄。《沂蒙》拍摄前,剧组跑了200多个村选景,最后看中了常山庄村,把拍摄地放在了这里。理由是这里不仅是红色老区,而且是文化厚重的百年古村。

沂蒙红色影视基地有两座道具库,影视剧拍摄所需要的各种道具非常齐全,不仅能满足在沂蒙红色影视基地拍摄的剧组需要,而且经常为上海、浙江、江苏、云南、贵州等地的影视拍摄基地提供道具服务。拍摄组进驻后,从外景选址、内景选定、制景、群众演员的遴选、道具以及吃住行等,这里都有专人服务。电视连续剧《绝地反击》导演王磊说:“他们工作很到位,我们非常省心,工作效率很高,拍摄时间比预期缩短了近10天。”

沂蒙红色影视基地的群演在圈中名气较大,原因是这里的群演经过专业技能培训后,表演技能得到很大提升。

基地成立了影视演员培训中心,对群演进行专业培训,提升表演水平。除邀请专业人士对群演进行培训,还充分发挥群演中表演功力较深人的作用,对群演进行业务指导。经专业培训后,许多以前只能跑龙套的群演,变成了可以在剧中有台词的演员。

《齐鲁儿女》是导演武洪武在沂蒙红色影视基地执导的第三部影视剧。“我对沂蒙红色影视基地特别有感情,因为这里有深厚的红色文化,有勤劳质朴的人民,能够帮助演员快速入戏,是影视剧拍摄的风水宝地。”武洪武说。

(以上来源:大众日报,2019-05-27)

家门口多了个新公园丨沈岙村:千年古村精彩蝶变

今年是温岭“环境革命”的第三年,通过“五水共治”、“三改一拆”、“多城同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交通治堵等专项行动,我市的环境不断变美向好。人们普遍感受到山变青了、水变绿了,乱搭乱建少了,身边的绿地和停车场多了,镇口村口变漂亮了,整个环境焕然一新。孩子们在公园里活蹦乱跳尽情玩耍,老人们或结伴健身,或闲坐聊天,一片其乐融融。

为综合展现环境整治成果,温岭市环综委联合温岭日报全媒体推出《家门口多了个新公园》系列报道,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走进各个村镇,从漂亮的新公园逛起,听听整治故事,体验当地群众的惬意生活。4月26日,《家门口多了个新公园》系列报道第一期,我们走进了大溪镇沈岙村,品味“和诗鱼读星池月,劝饮樵歌铁岭烟”的悠然自在,探寻沈岙村村民的幸福奥秘。

每天早上7时许,大溪镇沈岙村的巡河队队员潘明利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打捞河面垃圾,清扫两岸垃圾……

“从前,这条河简直是一条脏臭河,谁也不愿意靠近,旁边也没有这么美丽的大公园。”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沈岙村人,看到近年来村里环境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潘明利打心底里感到高兴,“现在河清了,垃圾不见了,每天都有很多村民来河边的大公园晨练、健身、散步,大家的生活变得非常惬意!”

日新月著,文体公园积淀古村千年文化

沈岙村人不姓沈,在这个潘姓占大多数的村子里,冠城河支流清澈的河水穿村而过,河的旁边有一个占地面积15亩的文体大公园。庄重威严的潘氏祖先潘佑塑像,历代文人优美的诗词歌赋,蜿蜒迂回的村史文化长廊,精美绝伦的古村八景凉亭壁画,古色古香的斗山书院,宽敞大气的戏台,配套齐全的健身设施,标准的篮球场……漫步其中,人们不仅会被满目的绿色所包围,还能深深地感受到一种文化底蕴。

“村民们不仅可以到文体公园锻炼、听老人讲故事,去斗山书院看书,还能常常在这里看到精彩的演出,生活可丰富了。”说起这个公园,该村党支部书记潘华志特别自豪。其实,几年前,这里一片脏乱,到处都是村民开辟的菜地和乱扔的垃圾。

文体公园能有现在这番面貌,沈岙村原党支部书记潘明奎功不可没。从2002年回乡,到带领沈岙村走上发展“快车道”,潘明奎自己也完成了从一名商人到村干部再到镇领导的转型。沈岙村集体经济并不富裕,但从潘明奎开始,历届村两委开展村庄环境整治、打造美丽村居的决心始终不曾动摇。上半年建个凉亭,下半年增两个长廊,再把四处搜罗来的历史故事做进公园小景里……只要有钱了就修建,公园面貌日新月异。就这样,在几届村两委接力和全体村民的支持下,文体公园乃至整个村的环境,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

建章立制,责任到人,为美丽环境保驾护航

打造美丽村居,治水是绕不开的内容。从2008年开始,村里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整治冠城河支流。去年,村里完成了村东头河道砌石、河岸美化,并配套建设了河边漫步道,疏浚冠城河支流约200米,生活污水截污纳管也实现了全覆盖。为实现长效治水,村里还建立了巡河队,设立党员巡河岗,每月集中巡河4次,发现问题及时上报,长期保持河面无漂浮垃圾,河道无随意排污,河底无淤泥堆积。

去年,村里召开了环境整治动员大会,以党员联系户和村民小组长为标准划分责任组,在全村范围内开展门前屋后整治工作。设立路长制度,每位村两委成员负责一条路的综合整治和长效保洁。还设置了路长牌,牌上标注路名,列出了路长和环卫负责人的姓名、职责、联系方式。村民遇到问题,均可第一时间找到负责人。

四区分离,有序规划,村庄拉出快速发展大框架

在环境整治的过程中,村两委意识到,环境“脏乱差”最主要的原因在于小工业作坊与居住区混杂在一起。于是在2008年,村两委提出了居住区、工业集聚区、文化休闲区、农业特色区“四区分离”的设想。但出于眼前利益考虑,部分村民不理解、不支持。为了打破僵局,当时的村两委咬紧牙关,选择“拆”字开路。“村两委班子带头先拆、党员村民代表跟着拆,最后村民拆。”潘华志回忆,不到20天,全部违法建筑都被拆除。

之后,在镇里的支持下,村两委在村西面征地250亩,建了工业园区,零散分布在村中的80多家小作坊集中搬迁到那里。这样一来,不仅村容村貌明显改观,为新村建设腾出了空间,还增加了集体收入。如今,沈岙工业园区每年都能给村里带来150万元的收入。

在生活居住区,一幢幢漂亮别致、整齐有序的小康型住宅与小桥、流水、绿树相映成趣。村道内整洁干净,家家户户的门前屋后都栽种了花草,村民们如同生活在花园里。村民潘华富说,村里已经有三分之一的村民住进了小康型住宅。“看着村庄旧貌换新颜,我们时刻能感受到环境整治给村里带来的巨大变化,感觉很幸福啊。”

“今年,我们计划在村内建设3个停车场,解决村民的停车问题,让村庄环境更加整洁有序。”潘华志说,在“四区分离”的框架下,村里还将打造农业特色区,建设健身游步道、休息亭、沿线荷花池等景观设施,完成村级老年公寓、文体活动中心等项目建设,实施工业园区改造提升。

配套完善,让幸福的感觉根植进村民的心田

这几年,村里还建立起了较为完备的社区服务体系,社区服务中心、大型综合超市和菜场、养老服务照料中心、村级“未来之星”幼儿园、民工子弟学校等服务设施,就近满足村民的饮食、教育、生活照料等各种需求。为老服务队和爱心义剪室每月月初为社区内60岁以上的老人理发,为70岁以上的老人剪指甲,并为病残老人提供上门理发服务。“一有空,我就来量血压检查身体,这里还可以给老年人理发,我们的生活方便多了!”80周岁的潘凤花说,她不大爱出门,但居家养老照料中心却是她每周必来的。

如今的沈岙成了周边村村民口中“别人家的村”,幸福的笑容洋溢在每位村民的脸上。“通过全体村民的不懈努力,我们一定能把沈岙建设成经济繁荣、治理民主、文化和谐、环境优美、村民幸福的和合之村。”潘华志如是说。

(以上来源:浙江新闻,2019-05-13)

【数据分析】

古村落又称传统村落,是指拥有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具有较高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社会、经济价值的村落。古村落分布广泛,欠发达地区尤多。据统计,我国现存的古村落近1.2万个。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古村落所蕴含的价值逐步得到认识和重视。但与此同时,不断加快的城镇化和现代化浪潮,也为古村落带来巨大的冲击,使其遭受“建设性、开发性、旅游性”破坏,甚至面临消消亡。如何推进古村落的保护工作,一直以来为社会所关注。

加强古村落保护专项立法

目前,我国并未形成古村落保护的专项立法,但可以借助《文物保护法》、《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关于切实加强中国传统村落保护的指导意见》、《关于做好中国传统村落保护项目实施工作的意见》等法律及规范性文件,做好古村落保护工作。但是,就整个古村落保护的迫切要求而言,古村落专项立法亟待提上日程。

建立健全古村落保护机制

目前,我国古村落保护机制还有待健全,除了上文提高的专项立法缺失外,还需完善古村落保护体系。例如,加快建立完善的保护体系。在现行的“国家级——省级历史文化名村、传统村落”二级二类保护体系基础上,制定市级古村落评定标准,使古村落保护体系更加完备。

推动公众参与古村落保护

虽然随着工作的开展,社会各界对古村落保护的认识逐渐加强,但公众参与的程度仍有待提高。在后续的工作中,还需进一步提高公众参与度。在资金投入方面,鼓励社会资本投入;在参与主体方面,进一步拓宽村民参与古村落保护的渠道。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