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和旅游大数据 数据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听凯叔讲故事,为儿童打开另一扇成长之窗
2020年1月15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内容分类】 社会文化
【内容摘要】

2019年10月,儿童内容教育品牌“凯叔讲故事”公布了一组最新数据,其自有App总播放量达40亿次以上,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50分钟,会员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80到90分钟。“凯叔讲故事”推出以来,如今已累计播出10000多个故事及内容,累计产出近7000节亲子及儿童教育课程等,并提炼出一套影响孩子认知与行为的教育体系模型——“凯叔.六一教育模型”。

【标签】 凯叔讲故事 教育 儿童
【正文】

【热点回顾】

“凯叔讲故事”亮相第九届数博会,助力传统文化的现代化传播

8月21日,第九届数博会上,“凯叔讲故事”创始人兼CEO凯叔不仅在“有声论坛”上为大家分享“关于极致音频产品的认知与坚持”,还将在“主论坛”为大家带来主题演讲。同时,“凯叔讲故事”品牌还在数博会新国展的数字出版龙头企业代表展区W4馆119号展台设置展位,将自己的优秀产品和故事内容带到展区现场与大家分享。

来到数博会“凯叔讲故事”展区,可以感受到该展区的三大特色:第一、将视、听、体验、互动多种形式相结合,通过体验式场景设计营造充满吸引力的展览氛围,展品种类丰富,展位空间温馨,更可以通过随手听、图书、耳机、平板等多样化的展览形式体验。第二、展示“凯叔讲故事”在儿童非课堂教育行业领域的多媒体融合及多场景适配,与本次数博会展览主题高度融合。第三、在宣传内容上,体现出“凯叔讲故事”在非课堂儿童教育上的5个多样化:传达手段多样化、适配场景多样化、内容类别多样化、内容价值多样化、代表作品多样化,“凯叔讲故事”不仅将国学经典类《凯叔.西游记》《凯叔.三国演义》《凯叔.三字经》,语文素养类《凯叔.诗词来了》《凯叔.声律启蒙》,通识教育类《凯叔.小知识》,科普百科类《凯叔.口袋神探》《凯叔.神奇图书馆》,安全教育类《凯叔.安全帅小队》等重点产品在此次展会展出,还将“艺术启蒙”、“学科启蒙”、“大脑开发”等儿童教育版块课程进行了内容及教具的展示。

“凯叔讲故事”展区打造了居家、出行、户外等微缩场景,为孩子和家长营造了沉浸式展览的浓厚氛围。通过这三个场景用户可以很直观的体验到“凯叔讲故事”针对不同场景下的优质用户体验。

在展区上的居家场景中设置了一个小浴室,浴室中可以看到《凯叔.三国演义》的随手听放在浴池中,随手听所具有的防水功能可以让孩子洗澡的同时依然可以享受故事带来的乐趣;在卧室场景中,孩子可以躺在软软的床上真实体验“凯叔.西游记”、“凯叔.小睡仙”等硬件产品,开启哄睡模式。此外,在视听区还专门设计了一组管形听筒,当用户靠近时可以听到“凯叔儿歌”、《凯叔.声律启蒙》《凯叔.诗词来了》等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内容。孩子在这里可以体验童趣和快乐,体验知识及名著,也体验传统文化的现代化表达,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

据了解,“凯叔讲故事”创立于2014年,秉承“让更多孩子拥有幸福的童年”的使命,致力通过打造“快乐、成长、穿越”的极致儿童内容,努力成为影响每一个中国人的童年品牌。创立五年来,“凯叔讲故事App”,累计播出9000多个故事与内容,累计产出近7000节亲子及儿童教育课程和内容,仅自有App总播放量就达到40亿次以上,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50分钟,“凯叔讲故事”总用户超3000万,是一家集音视频、童书出版、硬件多媒体融合发展的品牌。

千百年来,中华民族通过口口相传的故事来实现思想、常识、历史的传承,故事是非常好的文化和知识的载体,“凯叔讲故事”将很多情感、希冀和知识揉在故事里,讲给孩子们听,为孩子的童年带来快乐,帮助孩子提升知识储备量。

目前“凯叔讲故事”从已推出的9000多个故事和内容中提炼出了一套影响孩子认知与行为的教育体系模型,这套模型也是“凯叔讲故事”创作儿童故事和内容的内功体系——对于知识,不仅使孩子“得知”,而且可以“运用”,辅助孩子做到“知行”合一,蕴含在当前儿童故事里的教育属性更加显性化。

(以上来源:中国日报,2019-08-22 )

 “凯叔”:开一扇窗,给孩子看更大的世界

2013年,原央视主持人王凯在微博上写下“问心而生,随性而活”后从央视辞职,“赋闲”期间,他天天给女儿讲故事。这段美好的经历,也成为后来“凯叔讲故事”的雏形。2014年,王凯创办北京凯声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开始以“凯叔”的形象推出经典故事、国学知识等音视频产品。随着“每天三分钟,国学童子功”这句脆生生的童语成为宝爸宝妈和孩子们的口头禅,“凯叔”火了。

如今,“凯叔讲故事”APP已累计播出9000多个故事,累计产出近7000节亲子及儿童教育课程,仅自有APP的总播放量就达到40亿次以上,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50分钟。人民网文娱部专访“凯叔”王凯,跟网友一起了解“凯叔讲故事”背后的故事。

就它了!这辈子就干这个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凯叔”与“故事”结缘,竟源自小时候一段不美好的经历。

“大概因为我小时候比较淘,幼儿园老师经常打我。可有一天老师居然没打我,原因是那天我给小伙伴儿们讲故事的时候,大家都很认真地听我讲,课堂秩序特别好。老师一看课堂秩序这么好,就坐到一边织毛衣去了。”王凯笑着说。

正是那天的“反常”,给年幼的王凯带来了极大的鼓舞与自信。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突然有一天,我居然能代替老师‘上课’了,这是一种多大的尊重”。这种“被看见、被尊重”的感觉一下子被激发出来,变成了王凯小时候的信心支柱,也在他心中埋下了“讲故事”的种子。

当从央视辞职后,王凯有了更多的时间陪孩子。女儿每天都要缠着他讲故事,哪怕不在家也要将故事录好发给女儿。偶然一次,王凯将录好的故事分享到幼儿园的班级群,不成想竟然收获了一批“小用户”,孩子们还亲切地称他为“凯叔”。

慢慢地,“小用户”越来越多,需求也越来越多。为了方便孩子们听故事,王凯注册了微信公众号“凯叔讲故事”,专门发他讲故事的音视频。“我发现孩子们好像真的在意我、喜欢我,于是我更想把这件事情做好了。再后来,某一个时刻,我突然产生了一股冲劲儿——就它了!这辈子就干这个。”

说干就干,可给自家孩子讲故事和给别人家孩子讲故事不一样,给一个孩子讲故事和给一大群孩子讲故事也不一样。受众多了,而且彼此之间可能是完全陌生的,如何让所有孩子都能比较容易地接受,成为王凯必须要面对和解决的难题。

起初,王凯给孩子们讲《西游记》里的故事,这也是他本人最早接触到的传统文化书籍之一。王凯希望,《西游记》能作为“最浅显易懂的知识阶梯”,让三、四岁的孩子听起来也没有障碍。创作早期团队人少,改编皆是王凯一人完成,他用了三年才创作出《凯叔.西游记》,光文案就写了70万字。然而事实证明,讲故事只有文案不行,毕竟讲故事终归要看“实操”。

“一开始,我将头3000字讲给女儿听,结果不断地被她打断,问我这个是什么意思,那个是什么意思——讲到水帘洞的时候,还问我什么是瀑布,那你还怎么讲?”沮丧之余,王凯意识到,自己是在拿成年人的常识去碰撞孩子“第一次认知”,于是他将女儿的问题都写成答案揉在故事里,修改后,再拿着文案到幼儿园讲给别的孩子。

“一遍一遍改,一遍一遍跑,期间不记得反复了多少次,直到有一天孩子们在听的过程中不再发问,我就知道这故事,成了。”王凯说。

不断交互,才能与孩子们同频共振

“故事不能光听懂就完了,还要让孩子与故事产生共鸣,让孩子在故事中有所收获。什么时候加成语,什么时候加古诗,成语和古诗该以怎样的比例、密度出现,这些都是学问。”在王凯看来,给孩子讲故事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你需要不断地与孩子交互,才能与他们同频共振。”王凯在总结经验时说,起初,他在讲故事给孩子听的时候需要不断地和孩子沟通、留心观察孩子们的状态:是不是真提出了问题?是不是全神贯注跟着故事情节走?即便不能自己到现场,王凯也会让团队将孩子们听故事的视频录下来,通过看录像捕捉孩子们的状态。如今,王凯已能在创作前就用孩子的视角审视自己的作品,这样创作,自然会事半功倍。

王凯并不满足于让孩子们听懂故事。在去年上线的《凯叔.诗词来了》中,为了让孩子们捕捉到诗人的真实感受,王凯团队将150首诗词改编成150部戏剧,让孩子们对诗词的意境有更直观的认知和体悟。为了便于孩子们背诵,他又将这150首诗改编成150首歌,每一首歌都根据诗词的意境作曲,让孩子们唱着歌,就能把诗词背下来。

“孩子们虽然能懂诗、会背诗,却还不知道诗词背后的知识。”王凯以李白的《赠汪伦》为例,说:“忽闻岸上踏歌声,什么叫踏歌?古时候踏歌到底是什么样的?李白在舟中举起这杯酒,酒杯又该如何描述?这些都是知识。”为了让孩子更好地吸收、消化这些知识,这150首诗词又“进化”成了150场知识脱口秀,以孩子们视角来讲述诗词中的历史故事和文化知识。

一步一步精进,一步一步深入。从最初的听懂、读懂,到让孩子们“唱诗”背诵,再到学到诗词中蕴含的知识,并进行效果验证,“凯叔”和孩子们同频共振、一同成长。“一首诗可以当作一级阶梯,要让孩子们站在上面看得到更远的地方。”王凯说。

“窗户少,我们就做这样的开窗人”

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一个孩子对故事的理解程度不尽相同,这在王凯看来,并不影响孩子们听故事的效果。

“我们是不是一定要让此时的孩子理解你想表达的所有东西呢?未必。我们播下种子,静待花开就好了。”王凯说,他习惯将自己比作园丁或者播种人,希望能将这些故事的种子种进孩子们心里,如果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孩子们遇到一些状况,能想起当时听到的故事,能从中获得一点治愈,这就是最美好的事情。

在他看来,那些经典故事、民间艺术和通俗文学就像是一扇一扇的窗,每一扇窗他都想拉开,都想探头往里面看一看,想到窗后面的花园中徜徉。“窗户背后,我们已经搭建起了一个小花园;在这个小花园背后,还有整个人类文明搭建起来的更大的花园。现在,花园是足够大了,但窗户少,那我们就做这样的开窗人。至于孩子们最后想进到哪里、能走到哪里,他们自己说了算。”王凯说。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从小就受传统文化熏陶的王凯有着朴素的博爱观念。近年来,“凯叔”携手多个慈善组织积极投身公益活动,让留守儿童、乡村儿童也能免费享受优质的儿童教育内容,把“窗户”开到了许多偏远的山区。

“凯叔讲故事”曾携手中国扶贫基金会童伴妈妈计划,为四川、贵州、江西三省乡村儿童送去优质儿童教育内容;携手爱佑慈善基金会为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70个项目点儿童之家及100个重点关注的困境儿童家庭送去相关音视频内容;携手兴邦公益基金会,关爱山村地区儿童成长和乡村教育发展,助力山村幼儿园,捐赠的音频辐射到50-300所山村幼儿园……

谈及“凯叔”接下来的发展计划,王凯表示,除了一以贯之地深耕传统文化之外,还将按照孩子的成长曲线,根据孩子的学习力、表达力、审美力、思辨力等众多维度进行知识和产品的拓展。“以中国自己的文化为核心内容,同时囊括外国文化以及中西方文明结合的东西,把中国文化的国际传播做得更好。我们希望给孩子的,是更大的世界。”王凯说。

(以上来源:人民网,2019-08-23,作者:丁涛、韦衍行)

听见爱的声音“凯叔讲故事”为山区上百万孩子播下故事的种子

从四川、贵州、江西三省到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70个儿童之家,再到河北、江西、新疆等19个省和自治区,“凯叔讲故事”从2018年发起的“听计划”凯叔公益行动开始与众多机构一起,为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乡村儿童带去了大量的优质儿童教育内容,相关公益活动已经为上百万孩子提供了帮助。

“中国太大了,教育资源极难均衡,因为个人发展局限等各种原因,在乡村很难留住老师”,“凯叔讲故事”创始人兼CEO凯叔这样谈到乡村教育面临的问题。但随着科技的发展,移动互联网、5G技术,在现阶段已经为很多山区的学校通过视频直播的方式实现了远程教学。在最近举办的2019新浪教育盛典上,凯叔也通过这样的方式为现场的观众和远在山区的四所小学的孩子带来了一场国学课。

对于山区的孩子来说,大多都是留守儿童,很少有孩子能够享受到父母陪在身边给他们讲故事的感受。但很多孩子的启蒙知识其实都来自于故事,一个孩子从小接收到多少信息,直接影响了他们长大之后心智健全的程度,例如表达力、词汇量,甚至直接影响到智商。而在山区这样的环境里,很难做到这样的启蒙教育。正是这样的问题,催生了“凯叔讲故事”“听计划”凯叔公益行动的诞生,基于对乡村儿童的共同关注,“凯叔讲故事”携手中国扶贫基金会、爱佑慈善基金会、情系远山基金会、上学路上、兴邦公益基金会等慈善组织开展了多项公益合作,持续进行儿童故事音频、图书和随手听实物产品和故事内容音频的捐赠,使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乡村儿童也能够免费享受优质的儿童教育内容,通过优质儿童内容陪伴乡村儿童成长。

秉着这样的一份责任,在第三届中国企业慈善公益论坛上,“凯叔讲故事”荣登2019中国企业慈善公益500强榜单以及中国企业扶贫100强榜单,与此同时凯叔个人也入选了2019中国慈善企业家。

这份荣誉对于“凯叔讲故事”来说,既是肯定也是继续在公益这条路上前进的责任。什么是幸福的童年?凯叔曾谈到:“幸福童年不仅是在童年中感受到幸福,长大成人回顾的时候依然没有悔恨,依然觉得这段时间对我的人生充满滋养、呵护和成长,我觉得在其中感受到的幸福,回顾还能感受到幸福,这才能叫幸福的童年。”对于山区里的孩子来说,故事可能没办法代替父母的陪伴,但希望能够通过故事,让他们感受到快乐,陪伴他们成长。

在公益的这条路上,凯叔说:“一家公司最大的公益就是把自己做好,把自己的产品做好,对得起自己的用户,其实这就是最大的公益,推己及人,甚至可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以上来源:腾讯新闻,2019-12-09)

【数据分析】

作为亲子领域的知名品牌,创立五年来,“凯叔讲故事”APP累计播出10000多个故事内容,累计产出近7000节亲子及儿童教育课程和内容,涵盖科普、文学、历史、艺术等8大领域。仅自有APP总播放量就达到40亿次以上,总用户超3000万,用户平均日收听时长达50分钟,其已成为集音视频、童书出版、硬件多媒体融合发展的亲子故事品牌。那么,“凯叔讲故事”是如何从睡前故事变成受欢迎IP的?

打造声音的核心竞争力。对于一款音频产品来说,声音无疑是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凯而与其他音频产品相比叔讲故事”具有很大的优势,其创始人王凯曾是央视的主持人,主持过《财富故事会》《对手》等节目;他也是配音演员,给《变形金刚》《海底总动员》等影视作品配过音。“凯叔讲故事”创办初期,王凯用他的声音优势和央视主持人背景积累了很多用户,这也为“凯叔讲故事”后续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设置产品壁垒。“凯叔讲故事”给自己的产品筑起一道墙,让别人无法轻易复制。以《凯叔.西游记》为例,《西游记》是中国最经典的故事之一,但它不是儿童故事,如何讲给孩子听呢?《西游记》中还有很多孩子听不懂的名词,比如瀑布、袈裟、钵盂等。王凯通过对故事进行打磨,统计孩子听完后提出的问题,再把这些问题写成答案加进去,不等孩子问就讲给孩子听。反复重复,直到一个问题都没有。让三四岁的孩子听起来没有任何情节上的障碍,才有资格带着他往前走,让他继续听你讲故事。“凯叔讲故事”用对产品内容的极致追求设置了自己的产品壁垒,并把这套工作方法融入每一个产品中,最终在儿童音频市场站稳了脚跟。

设计使用场景。王凯说,产品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解决用户问题而生的,如果没考虑使用场景,为用户徒增烦恼,那就与垃圾无异。做音频内容,就要考虑用户在什么时间、和什么人一起听;听这个是为了什么,用户使用你的产品是为了在哪个场景实现什么效果。根据产品场景化原理,王凯团队开发了一个收费产品,叫“凯叔西游记随手听”——仅有《凯叔.西游记》第一部26集故事的故事机,以便孩子能随时随地听故事,这就是典型的场景化产品。适合儿童音频输出的场景有很多,如车载场景、睡前场景、野外场景等,这也意味着音频的收听需求可能完全不同。根据不同的场景打造相应的产品,才能更加符合用户的口味。

前置营销。营销要前置,因为营销本身是内容产品的一部分,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移动互联网最大的魅力在于“赋能”,通过技术叠加可以打造出各种各样的体验方式和交互方式。将对内容消费者的服务变成产品,并将其固化在产品中,这样做出来的产品内容才有附加价值。比如《凯叔.声律启蒙》产品中,场景是“每天三分钟”,痛点是“国学童子功”,把这两者相加就是产品营销的主体,也是它的广告词。好产品首先要做到名副其实。如果你在打造产品的时候,就把未来的营销确立起来,那么最终生产出来的产品基本不会走样。营销永远在前面,它应该是内容的一部分。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