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数据 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立陶宛版《伪君子》旧瓶装新酒,融入当代思考

2019年9月19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admin
【内容分类】 文艺天地
【内容摘要】

7月3日至5日,第八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压轴大戏《伪君子》亮相北京天桥艺术中心。立陶宛国家剧院版本《伪君子》将经典戏剧融入当代的现实和当下的思考,一方面淋漓尽致地展现答尔丢夫伪善、假仁假义;另外一方面,导演扩充着“伪君子”的定义——社交媒体大行其道的当下,我们是否人人都是“伪君子”?这一话题引发观众的共鸣和讨论。

【标签】 伪君子 网络时代 改编
【正文】

【热点回顾】

一群《伪君子》“戏精”穿越成“网红”

经典伪君子形象——莫里哀笔下的达尔丢夫走出教堂,来到网络科技发达,社交网络活跃的现代社会,他会有什么表现?是否会继续嘴上一套、行动又是另一套,口头辞藻华丽实则口蜜腹剑?

7月10日、11日,广州大剧院就上演讽刺艺术喜剧《伪君子》。继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零差评”神作《哈姆雷特》、2017年第五届乌镇戏剧节“爆款”演出《海鸥》之后,“欧洲新戏剧真实奖”最年轻的获得者、立陶宛OKT剧院创始人奥斯卡•科索诺瓦斯带来最新剧目——莫里哀的讽刺艺术喜剧《伪君子》。该剧聚集了立陶宛当下最优秀的戏剧制作班底,不仅是2018年第72届阿维尼翁IN戏剧节邀请剧目,也是科索诺瓦斯向阿维尼翁的第七次献礼。今年也将参加第八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

曾执导莎翁《哈姆雷特》、契诃夫《海鸥》等经典剧目的他,这次又挑战经典,如何为传统戏剧增添现代元素,表现当下现实?

导演“剧透”

故事背景改为现代 结局出乎意料

谈及本次《伪君子》与以往版本的最大不同之处,科索诺瓦斯介绍,该版本的《伪君子》的背景设置在现代,而不是原作的十七世纪。达尔丢夫出没的场所也从原著中的教堂改成了当今社交网络。科索诺瓦斯解读,现在流行的社交网络上有众多的“达尔丢夫”——在公众面前和背后是不同形象的伪君子。“欣赏戏剧固然重要,但是懂得当中带来的寓意才是戏剧的精髓。”他希望能够表达与现实相关,让观众在欣赏后会思考反省,因此把场景现代化,贴合大众的生活。

此外,还有一处改编则是故事的结局。他介绍,在法国演出时,很多法国观众本来就对《伪君子》很熟悉,“所以他们对我们这部剧的结尾非常意外,高呼意想不到。”但科索诺瓦斯也强调,该版本《伪君子》的文本完全保留了莫里哀的原作,并没有进行修改。

曾执导莎翁《哈姆雷特》、契诃夫《海鸥》等经典剧目,加上《伪君子》,科索诺瓦斯很擅长将经典进行现代化诠释。他是如何选择剧目,又如何进行现代化改编的?

科索诺瓦斯表示,有时自己会挑选和现代生活比较接近的传统戏剧作品,有时就是“跟着感觉走。”“比如《伪君子》,我觉得它和现代生活很接近,于是选择了它进行改编。《哈姆雷特》也是,在危机时代,就会出现哈姆雷特一般的人物。”总体来说,科索诺瓦斯的步调是一部传统剧、一部现代剧交替进行。

他介绍,自己有一个公式,就是用现代手法执导传统戏剧,用传统手法执导现代戏剧。“不论是传统剧还是现代剧,永远要关照当下,在剧院里呈现现代的东西给观众,剧院永远和现实相关联。”

彩蛋多多

“搬来”凡尔赛花园的篱笆 广州塔现身剧中

科索诺瓦斯介绍,《伪君子》的舞美设计也是一大亮点——仿造了凡尔赛花园的设计,篱笆既是过去到现在都存在于花园的元素,同时也是连接过去和现在的一种隐喻。“篱笆围成的迷宫通常需要人们思考进行解密,这个迷宫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处于现实与历史的交界线。”大学生小黄表示,看演出前就知道该剧的看点之一是舞台上的篱笆设计,她也担心该设计会不会阻碍观众视野。“事实是不会的!迷宫的设计是倾斜的,并且演员在移动的同时,大屏幕也会呈现水平线垂直的迷宫,让观众一览无遗,舞台视觉效果很好。”

此外,科索诺瓦斯表示,和莫里哀一样,他对街头剧也很感兴趣,并颇有研究。所以《伪君子》中也加入了许多街头剧的元素。来到广州前,《伪君子》刚刚在北京进行了演出。科索诺瓦斯表示北京的观众对该剧欣赏水平很高,完全理解了他所要表达的内容。“我们和北京的观众进行了直接的交流,反响很热烈,观众完全明白我们要传达的内容,甚至比我们在欧洲的反响还要好。”

而广州的观众对《伪君子》的感受如何?小黄介绍,感受到剧组对广州演出的用心,甚至广州塔也作为“彩蛋”出现在剧中。将近结尾处,大屏幕上展示了达尔丢夫在外国与路人的互动,其中包括在北京的场景,不少观众开始欢呼。最后画面中出现广州塔,观众反响热烈,全场欢呼。“另外,剧中加了几句中文台词,如‘你好’‘这是我的词’,也引得观众大笑。”

(以上来源:南方都市报,2019-07-15,张沛)

莫里哀经典作品《伪君子》重排 讽刺社交网络时代的虚伪

第八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压轴大戏《伪君子》7月3日在天桥艺术中心首演,为回归的“林展”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导演奥斯卡•科索诺瓦斯的作品在中国一向很受欢迎,这次《伪君子》依然如此,有不少观众表示,这部戏提前锁定了今年的年度最佳戏剧。

奥斯卡•科索诺瓦斯喜欢排演经典作品,但又一向不走寻常路。他来到中国的几部经典作品分别被称为是“厨房版”《罗密欧与朱丽叶》、“化装间版”《哈姆雷特》、“排练场版”《海鸥》,这次他带来的《伪君子》则被称为是“舞台版”《黑镜》。

一走进剧场,《伪君子》的舞台就给了大家一个惊喜。整个舞台仿照著名的凡尔赛花园,布置成一个用绿色植物密密匝匝组成的迷宫,冰箱、马桶、桌子、书柜布置于迷宫之中。其中不仅包含着视觉上的惊喜,还有导演想表达的多层寓意,如答尔丢夫复杂的人性令人迷茫、剧中复杂的人际关系令人迷失,同时人们在迷宫中穿行想找到出路,也是比喻在令人不知所措的现实生活中寻找真相。

莫里哀的作品背景是17世纪,而奥斯卡导演则将它搬到了现代。剧中人除了刚开始象征性地戴了一下假发,随后都是现代装束。女儿的牛仔裤,儿子的运动装,奥尔贡和答尔丢夫的西服都标志着他们现代人的身份,更不用说舞台后方的大屏幕,桌子上打网游的电脑了。

现代性正是这部作品最大的特点。故事还是莫里哀的故事,但奥斯卡去除了原著中的宗教属性,而是更多关注人,尤其是现代人的生活。奥尔贡作为一个上层资产阶级,宛如所有当代新贵一样,为自己拍摄形象宣传片,在大屏幕上播放。最后,当答尔丢夫取而代之时,也拍摄了同样的形象宣传片,捧腹之余又令人真切感受到所谓“伪君子”的定义。应该说奥斯卡在莫里哀的旧瓶子注入了烈度很高的“新酒”,一饮而尽的话还真是有点儿上头。

在奥斯卡眼里,剧中的伪君子不仅是答尔丢夫,包括喜欢包装自己的奥尔贡,带滤镜自拍的女儿。舞台上人人如此,也令人联想到如今的许多人,又何尝不是沉迷于社交网络,为了获得更多点赞而美化自己的生活,一下就让这部三百多年前的戏,和今天的观众建立起了联系。

剧评人张向阳原本不太想去看这部戏,因为以往看过的版本都有些令人失望,没想到这次却中了“大礼包”,“所有夸张表演分寸适度,既准确地提炼了微妙生动的当代人际关系、社会生活,又具有理性高度的批判冷峻。”在她看来,奥斯卡对人性有着深刻的洞察,“儿子代表掌握真相的人,但得不到信任,只能拄着双拐在魔兽游戏中发泄;奥尔贡代表所谓的精英,虽然知道了真相,但并不愿意相信,直到最后被夺走了一切,也没有反抗的力量。”

据悉,该剧结束了在北京的三场演出后,还将在“中演院线”旗下广州大剧院、泉州大剧院、上海大宁剧院、厦门沧江剧院等剧院陆续上演。

(以上来源:北京日报,2019-07-05,牛春梅)

为何这位立陶宛“鬼才”总出爆款戏?

2019第八届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第二部亮相的作品莫里哀讽刺喜剧《伪君子》将于7月3日-5日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该戏由曾多次带作品来中国,且作品均成当年“爆款戏”的立陶宛导演奥斯卡•科索诺瓦斯执导。《伪君子》作为法国喜剧大师莫里哀的经典名作,被后人不断改编,此版为奥斯卡创排的立陶宛国家话剧院版本。

奥斯卡擅长将经典文本赋予当代性的解读,此次《伪君子》从表现手法和舞台呈现上给予了作品全新解读——舞台被设计为一个嵌套结构,台上是一个宽敞的绿色的迷宫,从凡尔赛宫花园得到灵感,迷宫之中则是冰箱、电脑等家具和家用电器,代表着每个人都会感同身受的一个错综复杂的阶级社会的内部关系。《伪君子》中,导演通过角色行为表现他对21世纪网络时代下人们境况的思考,看过的观众称它为“舞台版《黑镜》”。舞台上方的屏幕中会投出奥尔贡在社交网络中发布正面的内容、而他的女儿则在切换着自拍滤镜、答尔丢夫和奥尔贡的个人形象宣传片也在这方屏幕上播放……如果你对这部作品感兴趣,那在正式看戏前,知道下面这些事,助你有更好的观戏体验。

学表演出身

奥斯卡•科索诺瓦斯出生于1969年的立陶宛。他从小就对表演情有独钟,在立陶宛音乐戏剧学院最初学习的是表演,但很快就展露出过人的导演才华。

大一时奥斯卡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作品《HERE TO BE THERE》,这部戏让他在学校里声名大噪,给了奥斯卡很大的信心做一名导演。

奥斯卡早期作品大多来自20世纪的俄罗斯先锋派作家。在学生期间,他就改编了俄罗斯20世纪早期先锋戏剧家达尼尔•卡姆斯和亚历山大•范登斯基的作品《就那样吧》、《老女人》、《你好,新一年的桑娅》戏剧三部曲,从此奥斯卡在欧洲戏剧世界获得广泛认可。

29岁组剧团

从立陶宛音乐戏剧学院毕业后,奥斯卡进入立陶宛国家话剧院做导演。但由于个人强烈的戏剧风格,他在1998年离开了立陶宛国家话剧院,创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OKT剧团,那年他29岁。虽然OKT剧团是以奥斯卡名字为名,但他却公开表示过,自己并不是那个给剧团命名的人。“当我还在立陶宛国家话剧院工作时,人们就已经用我的名字来指代我的作品,称之为‘OK戏剧’,创团后我们为了不引起混淆,沿用了别人对我们的这一称呼。”剧团最初核心成员只有7人。OKT的演员从不受斯坦尼或梅耶荷德等某一学派的影响,甚至还有受到铃木忠志训练方法的演员:“要说我的风格和其他大多数学派有什么不同,主要差别在于其他大多数学派都在教演员如何融入角色,而我让演员利用他的角色来成为他自己。”

中国观众对奥斯卡和他的OKT剧团更为熟悉是因为,2017年OKT携“排练场”版契诃夫名作《海鸥》参加乌镇戏剧节,得到的反响与关注度丝毫不亚于当年乌镇戏剧节开幕大戏《叶甫盖尼•奥涅金》。但其实早在2014年北京“国际戏剧奥林匹克”上,他的“化妆间”版《哈姆雷特》就让立陶宛戏剧在中国观众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2016年他还以立陶宛国家话剧院导演的身份携作品《大教堂》参加了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

此次奥斯卡带来的最新作品虽然并不出自熟悉的OKT剧团,但它依然沿袭了奥斯卡本人的创作风格,《伪君子》是部聚集了立陶宛当下最优秀戏剧制作班底的喜剧,也是2018年阿维尼翁戏剧节主单元邀约作品。

大奖最年轻获得者

奥斯卡擅长独特的舞台语汇,他曾于2002年凭借《俄狄浦斯王》获得立陶宛最高戏剧奖“金舞台十字奖”,并在当年获得欧洲戏剧界的权威大奖——欧洲戏剧联盟大奖,是该奖项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2009年,奥斯卡•科索诺瓦斯本人被授予法国文艺骑士荣誉头衔。

奥斯卡的“神奇”作品

奥斯卡的剧目创排都会紧密围绕其艺术理念——“当代戏剧必须反映当今时代,有时甚至要超前,对未来有预见性和对现实有警示作用”,从他过往的作品里能窥见其创作风格。

厨房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2008年国家大剧院上演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是奥斯卡首次带到中国的剧目。这版极致戏谑,作品将这部莎翁悲剧放置于一个嘈杂纷乱、面粉飞扬的厨房里,将几百年前的莎士比亚故事置于现代两个家庭间的恩怨,并且以充满现代的幽默感甚至是音乐剧的表演方式演绎,前半部为喜剧、后半部为悲剧也是全剧的一大看点。

化妆间版《哈姆雷特》

OKT这版《哈姆雷特》在文本上几乎没有做出任何改动,身兼本戏舞美设计的奥斯卡将九张带镜子和冷光灯的化妆桌当做全剧的核心道具,九位演员坐在桌前对镜中的自己从窃窃私语转向高声呐喊“你是谁!”此版《哈姆雷特》全戏没有一句新创台词,完全通过对原著文本的删减、挪位和重组来完成,最著名的“生存还是毁灭”,奥斯卡的处理比莎翁正本晚两个剧情段落。

排练场版《海鸥》

这版《海鸥》的舞台就像是一个“排练场”,演员们在舞台左侧坐成一排“候场”,戏份到谁谁便起身上场,仿佛在进行一场“彩排”。在大部分版本《海鸥》的结尾里,依照原作,男主角自杀后,众人有一个对男主角母亲隐瞒的步骤,但OKT这版故事,则是在医生说出“乙醚瓶子炸了”之后全剧戛然而止,给观众留下了一个开放式结局。

(以上来源:新京报,2019-07-03,刘臻)

【数据分析】

《伪君子》是法国戏剧家莫里哀的作品。该剧讲述了教会骗子答尔丢夫通过形象包装,利用手段让富商奥尔恭对其深信不疑,并逐渐渗透到他的家中,企图夺走他一切的故事。在立陶宛国家剧院版本的《伪君子》中,除了呈现答尔丢夫和奥尔恭这组重要的人物关系之外,导演奥斯卡•科索诺瓦斯还通过其他角色的行为表现他对21世纪网络时代下人们境况的思考。

现代的社交网络可以让普通百姓一夜爆红,也是政客、明星保持优雅得体形象的利器。但网友为他们喜爱的网络风云人物点赞助威之时,也自动屏蔽了解他们真实形象的途径。谁能想到,宣传片里乐于助人、热衷公益和环保事业的奥尔恭与答尔丢夫,是两个伪善程度与方向不同的伪君子?

在基本不改动文本但会适当删减、挪移的情况下,用现代思维赋予经典剧作全新意义,也是科索诺瓦斯的创作特征之一。2008年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中,他借鉴音乐剧形式,把莎士比亚的经典爱情悲剧放在了两个毗邻的披萨店,在面粉飞扬的厨房相爱的青年男女,最终死在面粉锅里。2014年的奥林匹克戏剧节上与中国观众见面的《哈姆雷特》,小丑装扮的演员借助后台化妆间的化妆桌,共同完成了“你是谁”的身份追问与“我是谁”的身份寻找。在2017年乌镇戏剧节演出的《海鸥》,演员的始终在场让所有戏份都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演员一直在参与和观看两种状态中游走,以略带荒诞的面目呈现出契诃夫自称的喜剧性。

与柏林邵宾纳剧院2016年带来的《伪君子》等版本相比,科索诺瓦斯版具有更能引发观众强烈共鸣的根基——互通互联的社交网络。邵宾纳版将演员放置在不断旋转的正方体中,用他们身体的夸张碰撞与挤压,以及十字架的最终倾斜,道出宗教对人性的扭曲,虽然也很先锋,不过不能像科索诺瓦斯版一样让人感同身受。但是也需要承认,这版《伪君子》提供的观众参与狂欢的通道,也让中国观众的宣泄有些过火。该剧有关社交网络从头到脚改造精英与大众,并让他们之间的“斗争”更具暧昧和隐蔽特点的反思,并没达到朋友圈热烈探讨的力度与高度。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