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数据 内容分类:
热门标签列表

阅读经典文学,争当时代工匠

2019年7月4日   阅读  次   编者 文述   责编 admin
【内容分类】 社会文化
【内容摘要】

在数字阅读时代的今天,丰富多样的读物充斥在我们身边,是否还需要阅读经典,如何阅读经典成为众多学者关注的焦点。“经典”是是不仅是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的见证,更是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的浓缩和结晶,正确阅读经典,是任何时代都应该传承下去的好习惯和优良传统。

【标签】 阅读经典 数字 传承
【正文】

数字阅读时代,让经典的力量永久流传

戴上虚拟增强现实设备,马上“置身”于历史影像现场;翻开一本秦兵马俑画册,屏幕上出现各种兵马俑的立体造型……在第五届中国数字阅读大会上,各类新技术令人目不暇接,各种作品琳琅满目。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百种优秀电子书、2018年度中国十佳数字阅读作品等精品电子读物,为读者集中呈现了一场知识盛宴。

毋庸置疑,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数字阅读已经成为人们,尤其是年轻读者的重要阅读方式。手机、平板电脑、电纸书,无论大屏小屏,都成为数字阅读的工具。如今,读一本“书”不必再跑图书馆、书店。随时随地可以看的电子书,让阅读更加便捷,更贴近生活。

本届数字阅读大会的主题是:e阅读,让生活更美好。数字阅读时代,不仅书的介质发生了变化,书的样态更发生了深刻的变革。印刷时代的书籍以文字和图片为主;而在数字阅读时代,电子书意味着文字、图像、声音、视频,甚至味道、气味等多种感官元素的聚合。阅读的内涵不断加深、外延不断扩展,生活也随之更加美好和丰富。

数字阅读不断普及,很多人难免担忧:当人们花更多时间“读屏”,传统的阅读方式是否会受到冲击?其实,电子阅读与纸质书阅读并非互不相容、此消彼长。2018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码洋达894亿元,同比增长11.3%;数字阅读用户的总量,达到4.32亿。数字阅读与传统阅读都保持高速增长,共同做大了阅读市场。

电子书便于携带,可以节约资源;纸质书适合收藏,符合很多人获取知识的习惯。不同的特性,意味着在较长时间内,数字阅读和传统阅读都将相依共存。在资讯传播越来越便利、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数字阅读无疑是不可阻挡的潮流;而“啃”下一本大部头的纸质书,依然是抵抗碎片化阅读的好方式。

真正需要追问的是,数字阅读时代,人们如何保持对知识的朴素追求,如何坚守对真理的执着向往。

数字出版市场迅猛发展,难免泥沙俱下,出现出版物良莠不齐的问题。为读者提供思想成熟、内容丰富、制作精良的数字阅读产品,是数字出版业的责任和使命。为此,政府、社会、行业组织应当一起努力,完善数字出版的行业标准,提高数字出版物的品质,让广大读者从数字阅读中汲取丰富的精神养料。

对经典读物的转化,也是摆在数字出版行业面前的时代命题。创新促进守正,守正方能创新。利用数字出版的普及化优势,可以扩大经典读物的覆盖度,让经典抵达更多人群。而随着经典传播的数字化,知识的真谛、理论的精髓,也将不断深入人心。

当前,网络文学蓬勃发展,IP内容生产正值风口。只有做好内容孵化,才能推动数字出版市场不断走向繁荣。近年来,一批由原创网络文学作品改编的影视剧广受观众欢迎,它们为数字出版打开了想象空间,促进了行业生态融合。未来,数字出版、影视制作以及更大范围的文创产业势必密不可分,数字出版布局文娱IP产业链的成功,将为“文化出海”提供有益的启迪。

阅读是一种习惯,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人生态度,但归根结底是接收知识和真理的过程。在数字阅读时代,文字可以“动”起来,但思想的光芒依旧闪耀,经典的力量永久流传。

(以上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04-19,作者:王钟的)

别让经典阅读毁于“标签”

《红与黑》是“凤凰男的逆袭”,《包法利夫人》是“爱慕虚荣的白穷美”,《英国病人》《安娜•卡列尼娜》“冠冕堂皇给婚外情公然洗白”,《廊桥遗梦》“教唆中年主妇抛弃家庭放飞自我”……最近,打开相关社交网站和视频平台弹幕,类似的“一句话”差评纷纷撞进眼帘。一些网友随意挥舞“道德大棒”,以简单的情绪宣泄或快餐式评价,定义经典名著及人物。 

对这种给粗暴贴标签的阅读评价方式,有传统的读书人痛叹:经典阅读、经典批评的浮躁之风下,不经推敲的文字越来越多,情绪化表达挤占了过多的批评空间。 

经典之所以成为经典,它是经过时间长河的筛选和检验才留存下来的人类精神财富。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用十四句话从不同维度给经典做出定义,其中提到,“一部经典作品是一本永不会耗尽它要向读者说的一切东西的书”,可见经典所蕴藏的思想文化内容之丰厚。既如此,它又怎么能被某些网友轻飘飘“一句话”差评所能涵盖?其故事情节、人物形象又怎能以简单的标签而“搞定”? 

当前许多人的阅读状态愈益呈现快餐化、碎片化特质,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诚若有学者分析认为的,当人们习惯了在等地铁、等红绿灯的间隙快速浏览一篇篇“10万+”文字时,当更多人盼望着把信息获取时间从10分钟压缩到1分钟、从1分钟精简到10秒,当“30天学会一门外语”“三节付费课洞悉经典奥妙”的广告满天飞时,慢阅读、深阅读的意愿和耐心极大弱化。但经典作品的阅读恰恰离不开慢阅读、深阅读,只有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细心琢磨文字背后的意味,只有多角度涉猎,广泛搜寻掌握与经典作品相关的背景资料,才有可能撩开经典的面纱,一窥其中大美。 

那些给经典粗暴贴标签的网友,究竟用了多少时间阅读经典,对于所评判的经典统阅读了几遍?如果,他们的“傲慢与偏见”并未经由足够认真的阅读与思考打底,那么,这些评判的准确性就着实令人生疑。 

我觉得,那些在社交网站和视频弹幕上对于经典大放厥词者,很多情况下不过是在以耸人听闻的方式博得关注,吸引流量。有些时候,甚至于连他们自己都清楚自己的观点经不起推敲,可基于某种目的,只要不触犯法律底线,他们就是要任性运用自己的所谓表达权利。至于他们贴标签式的表达会对他人阅读经典,会给整个社会的文化消费氛围产生怎样的不良影响,则根本不去考虑。 

古罗马哲学家西塞罗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无知是思想的黑夜。”印度瑜珈修行者斯瓦米•帕拉瓦南达则写道:“无知制造了其他所有的障碍。” 

当种种针对经典标新立异的诋毁言词充斥社交网站、飞过视频弹幕,它其实暴露出了一些人内在的无知。 

某些情况下,人们弄不清楚某个问题仅仅是因为无法得到相关信息,然而,有时却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想去了解,由此造成的结果,是问题永远得不到解决,甚至变得越来越糟。对待经典阅读,也是这样。 

一个民族素质的提升与阅读品质有直接关联,对待经典的态度不是小事,让经典阅读回到正轨,亟须社会相关方面有所作为。

(以上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2019-03-09,作者:周慧虹)

经典阅读,让人展开“灵魂壮游”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不断丰富,精神空间却呈现收窄的迹象。加上知识的泛滥和网络的挤占,经典阅读的重要性更是有所下降。

之前的一项调查显示,不少人一年看不到5本书。为什么呢?许多人回答“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但另一方面,我们会发现,很多人很喜欢在网络上看盗墓、穿越等类型小说。

雅斯贝尔斯曾经感叹:“人们草草阅读,只知道追求简短的能快速获得知识又很快速遗忘的那些讯息,而不能去读那些能引起反思的东西。”眼下的情形就是这样。

上海作家王安忆曾经跟朋友说起,自己年轻时读书是一件如何奢侈的事情,因为书不易得,甚至常常没书可读。对此,我也深有体会。小学那会儿,连报纸都很少,《解放日报》《文汇报》也只有四个版。我连中缝都要看,当时的中缝不是广告,有些报道和正式文章登不完就放在中缝。在我们小时候,阅读真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但令人感叹的是,时至今日,读书居然仍是一件奢侈的事情。现在大家喜欢手机阅读,手机上大多是轻短的小文章。有人告诉我,他在手机上只能忍受划拉四下就读完的文章,再多拉一下就没兴趣了,深刻的文字更看不下去。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手机阅读能否替代书本阅读?爆红的大众书能否替代经典著作?这里,我想围绕经典阅读在当下的价值和意义,与大家分享一些个人的看法。

缺少信息整理和知识批判,导致一些人只会读屏不会思考

现代社会,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不可避免地会对阅读产生影响。网络阅读犹如开车,但很多时候要欣赏好的风景,还非得走路不可。读书也一样,有些乐趣和道理需要直接面对书本才能领会;有些深刻的道理,必须通过艰苦的阅读才能获得,而且只能是书面阅读。

许多人希望阅读给自己带来的是轻松体验,甚至有人把阅读改成“悦读”,这是不恰当的。事实上,阅读是一件乏味甚至艰苦的事情。只有捅破这个乏味、艰苦的表层,进入它的内里,才能接触一个无穷的世界。这个时候,你才会真正喜欢上它。从这个角度来看,读书是需要训练的,特别是阅读经典更需要训练。期待阅读成为“悦读”,特别是指望经典阅读能变得轻松惬意,是不现实的。

今天还是一个读图的时代。有些人不读书了,转而读画、读绘本或者以看电视代替阅读。其实,画面有一个具象,能刺激人的感官,但感官被外在的具象吸引后,对内在的呈现就不会那么关注了。

打一个比方,一个女孩子觉得自己漂亮,认为凭着漂亮就可以横行世界,她就很难去认真开掘自己的精神世界。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外在资本很充足,不需要特别的努力就能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

所以,感官被刺激多了后,心灵的调动就不能充分。时间久了,就很容易产生思维惰性,形成被动接受的依赖,从而造成迟钝、自闭,造成与社会、他人的沟通不良,严重的连生存都会发生问题。有些人在虚拟世界里浸泡久了,就会失去对现实世界的正常感知。这样的事情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有人也许会问,我拿电子书读《呼啸山庄》,图个方便轻巧。这与读厚重的纸本,能有什么区别?其实,强调读纸本,目的是接续和恢复阅读的原初状态,赋予阅读以一种庄严的仪式感。特别是,当我们开始步入阅读殿堂的时候,尤为需要这样一种仪式感。所以,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说:“当人们学习的时候是在学习一种行为,读书阅读是一种需要培养的行为,不是你天生就会的、一蹴而就的。”

至于网络,因为它经常提供即时性、碎片化的资讯,更容易影响阅读品质。这个话不是我说的。世界著名的科技杂志《连线》,它的创始主编,也是世界第一届黑客大会的发起者尼古拉斯•卡尔,前几年写过一本书叫《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我们的大脑》。这本书详细探讨了网络如何破坏人的神经线路甚至记忆程序,又如何经过一种重新编排使“深潜探究”变成“流于字表的滑行”。

当我们全身心投入虚拟世界中,甚至不知道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和区别时,那种持续性的深入思考也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尼古拉斯•卡尔把这样的人称为“屏幕之民”,即只会“读屏”而不会思考的人。遗憾的是,在当今世界,这种现象日益普遍。有人戏称,美国人宁可不开车也要上网,法国人宁可不洗澡也要上网,中国人宁可不要生活也要上网。这是一件值得警惕的事情。

看看我们的周遭,已经有太多人不再习惯思考了。他们只想着去找现成的答案,动不动就百度一下。就像柏拉图所斥责的,因“灵魂上的健忘”而只会“依赖外部书写符号”,而不知道通过经典的阅读来养成智慧的头脑,以及经由大脑的再分析和整理来形成自己的知识记忆。

科学研究显示,信息没有经过分析和整理,不能形成知识;知识没有加以主观的批判,不能形成思想。但令人遗憾的是,缺少艰苦的阅读,缺少经过整理的信息和经过批判的知识,恰恰构成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短板。

能否颠覆性提出问题,是知道分子和知识分子的区别所在

接下来谈谈什么叫经典。南非诺贝尔奖获得者库切的《何为经典》是这样定义的:“那些历经最糟糕的野蛮攻击而得以劫后余生的作品就是经典。”撇开库切说这话的具体语境来看,那些历经人们诚挚颂扬而得以流传百代的,当然是经典。

在这里,我想强调一点,不能仅将经典局限在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上。大家一说到读经典,似乎就是《艰难时世》《老古玩店》《巴黎圣母院》。其实,从《论语》到《日知录》,从《理想国》到《存在与时间》,许多人文社科类著作乃至一部分自然科学著作,同样是我们必读的经典。

经典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对人的处境有真切的关心。这个人既指单数意义上的人,也指复数的人类,也就是它能关注人类整体性的精神出路问题。第二,对人的命运有深刻的体察。第三,对人的内心经验有感同身受的体谅和同情。

我强烈建议,大家每天留出10分钟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今天读了什么?对照生活中遇到的物、事、人,自己又获得了什么?这个很重要。

刚才提到了读人文经典。人文是什么?人文就是处理人的日常世界与价值世界关系的学问。好的人文社科类著作因为关心人的处境、理解人的命运,对人的内心世界有感同身受的体谅和同情,所以都应该成为我们阅读的范围。

康德曾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最能让我们的心灵感到深深震撼:一是我们头上灿烂的星空,一个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法则。康德的意思是说一起去看流星雨吗?不是这样的。他恰恰是说要舍弃小我,抬头关心人类整体性的精神出路问题。

古希腊的泰勒斯因为被许多问题困扰,走路时抬头看天,一不小心掉到了沟里。他的仆人笑话他连路都不会走,还关心那么多其他的事。康德认为,这是一个躺在沟里的人的笑话。一个有智慧的人,为了探索伟大的真理而不小心跌倒了,有什么不妥呢?

基于这样的事实,我想特别强调的是,作为知识之王的哲学经典,尤其应该得到大家的重视。没有读过哲学的人,很容易沦为事务主义者,很容易沦为婆婆妈妈的人。哲学是以小博大的学问,所有的细节在它这里都熔炼成了言说的背景,而它想告诉世人的是真理。

所以,千万不要觉得康德、黑格尔与自己无关。你去读读《纯粹理性批判》和《历史哲学》,说的都是平实的道理,有时语言也不失形象风趣。当然,书中会有一些作者创造的特殊范畴,这些在哲学辞典都能查得到。只要掌握了思想的主调,再借助一些参考书,每个人就可以较顺利地把它们看完。一句话,哲学是最好的知识训练和思维训练,所以古希腊人用“爱智慧”来界定它。

从某种意义上说,哲学比科学更伟大。科学主要是求答案,哲学主要是问问题。我们今天说做学问,有人说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学,一部分是问。其实,所谓学问就是学会问问题。科学家之所以了不起,是因为他终结了一个问题;哲学家之所以了不起,是因为他不断地把终极性问题放在世人的面前。

倘若仅崇拜纯知识本身,最多只能成为一个“知道分子”;而对知识本身有质疑、能发问,才是当之无愧的“知识分子”。“知道分子”跟“知识分子”一字之差,区别就在于能不能作哲学思考,进而颠覆性地提出问题。因为你的问题,可能使一门新的学科得以产生,一个新的领域得以向人敞开。

真正的经典,背后都有深刻的思想,甚至经典作者本身就是哲学家。所以,阅读人文社科类著作获得对真理的深刻领悟,对知识的解构非常重要。如果只有故事,没有太多深刻的东西,不足以打动人,更不易服人。从这个角度来说,所有的经典都指引人找到自己的路。所以,读经典绝对不是高大上的抽象命题。

“悦读”和“滥读”造成头脑离开身体,无助于“认识你自己”

经典阅读当然全然不同于“悦读”或“浅阅读”,因为它有对人类普遍性和本源性问题的热切关注,可以帮助人了解世界、关照自我,扎扎实实地给人提供高层次的精神养料。

首先,经典阅读可以帮助我们了解世界。

这也就是说,经典提供的经验,可以让人们找得到世界的原始图景。只有把握人类的原始图景,我们才可以明白从何来、往何处,进而认知未来,进而发展无穷。

有人说,我们不能更多地看到这个世界的美,是因为没有时间、精力或者说没钱。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的。关键在于我们常常受到现实生活的种种限制,没有获得了解世界的能力和方法。经典阅读则可以帮助我们确立这种能力和方法,所以它被人称为“心灵的探险”或“灵魂的壮游”。

现在大家条件都好了,出国旅游不是一件难事。比如,想去伦敦,办好签证、买一张机票就可以走了。但我想说的是,你只能去当下的伦敦,你能去历史上的伦敦吗?如果要去历史上的伦敦,是不是只有通过阅读?

也许有人要说,难道从现实生活中就无法了解世界吗?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生活并不必然就比经典有更多的真实。由媒体、网络建构出来的生活世界,有的时候尽管存在,却常常是人生之表象。它的浮泛、零碎,根本不足以映象世界的本质。法国作家尤瑟纳尔说:“人真正的出生地是用智慧视野关注的地方,而这个地方就是书籍,所以我的第一个出生地就是书本。”如果没有经典的烛照与指引,它们完全可能被人表现得毫无真实感。你们信不信?

其次,经典阅读可以帮助世人关照自我。

在有限的人生中,人有使命需要完成。这个使命既是对家人的,更是对自己的;如果有出息的话,还包括对国家和民族的责任。

要做到这一点,了解自己是首要的。但是,人恰恰最难做到的是了解自己。有些人遭遇倒霉、挫折、屈辱,总是喜欢怪别人。其实,多数时候都不是别人强加给你的,说到底都是自己给自己带来的问题。所以,古希腊神庙上刻有“认识你自己”的箴言,中国的老子说强调“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自知者明”或者“认识你自己”,是一个千古命题。而经典阅读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帮助人判别什么是假真、什么是伪善,从而既能够正视自己的缺点,又能够原谅别人的不足。通过读书,可以检查自己、发现自己。“悦读”或“浅阅读”显然不能达成这个目的。

叔本华曾经谈过“滥读”的问题,认为“滥读”造成许多杰出的头脑离开了人的身体。所以,他提醒世人:“不要去读那些爆红的大众书,不管是政治、宗教、诗集、小说。”只有具有伟大心灵作者的作品,才特别值得你去倾听。

这里,我特别想引用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在《为什么要读经典》中提出的一个观点。他说:“经典不是我读过的东西,而是我正在读的东西。”一部经典可以反复读,每一次重读经典就像初次阅读一样,“是一次发现的航程”。这个“发现”既指发现客观世界,更指发觉主观内心,能够“将时下的兴趣降格为一种背景的噪音”。我们现在恰恰是被外部世界牵扯了太多的精力,包括对未来人生之路的设定都难以遵从自己的内心,这实在有点可悲!

最后,谈谈经典阅读的方法或者说原则。

其一,要去除功利思想,使阅读真正成为“自由阅读”。古人说得好,“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一个东西使你感兴趣,学起来就会特别带劲。但遗憾的是,今天许多人读书只是为了符合别人的愿望,为了从生活中换回一些东西。

其实,读书不能总讲有用没有用。这个世界有许多事,不是有用和没用可以一言道断的。有的书离现实很远,你可以说读了没用;但是,它离你的理想和情趣很近。如果想就此作进一步的思考,建议读读法国作家夏尔•丹齐格的《为什么读书》。

其二,要克服求快心理,静下心来“慢阅读”。这里的慢,不仅指时间,更指心态。由此,才能造就一种“品质阅读”。有人说,慢了会读不完。其实,不要有这种担心。我向各位介绍美国人费迪曼写的《一生的读书计划》,书中列出一个人在18岁至80岁时必须读的100种经典作品。

再说,读不完也没有关系。因为从读过的经典中,我们就可以学会由表及里、举一反三,就能获得智慧和眼光。这是最重要的,不必死抠到底读了多少本。

总之,全球化时代使得世界范围内的阅读越来越边缘化,但经典的魅力从来没有消退。所以,各位一定要读好书、读经典。

(以上来源:新华网,2019-04-09,作者:汪涌豪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

【数据分析】

文学经典对于文明、文化的意义是不言而喻的,经典文学能够带给人们的力量也是一般读物所无法超越的。因此,无论社会发展到何种程度,无论科技的进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大的改变,经典阅读是无论如何不能放弃的。那么数字阅读时代,我们如何阅读经典呢?

首先,必须提高对经典文学的重视。数字阅读时代,阅读APP数不胜数,但是放眼望去,多是用来阅读“言情小说”“武侠奇幻”等文学作品,许多APP尚未提供经典文学的资源。因此,全社会必须提高对经典文学的重视,提高人们对经典文学的认识,进而带动全民阅读经典。

第二,经典文学要“慢”读。阅读经典,要放平心态,切忌带着“功利心”去阅读。经典文学作品中所蕴含的哲理与思想内涵是普通文学作品所不可比拟的,因此,快速阅读的方式不适合用来阅读经典。阅读经典,不仅要放慢阅读的速度,更要放慢自己的心态,慢慢地去体会、去感受“经典”。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经典的魅力。

第三,灵活运用数字阅读设备。阅读经典,也不一定必须看纸质书,手机APP,kindle、平板电脑等设备,更加符合年轻人的阅读习惯,也更加方便。因此,数字阅读时代阅读经典,可以灵活运用数字阅读设备,从而实现随时随地阅读经典。

第四,不盲目追求数量。阅读经典,要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文学作品进行阅读,而不是盲目跟风,追求数量不求质量。当你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经典文学作品时,你的阅读过程一定是愉快轻松的。正所谓“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感兴趣了,你才能读下去,读进去,才能体会阅读经典的美好。

 

【资料来源】 文化大数据
打印】 【收藏】 【关闭


京ICP备06023340号  版权所有 中央文化和旅游管理干部学院